?
风格致敬徐克造型模仿林青霞再像《汉时关》也只是隔靴搔痒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22-04-14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

  荒凉的大漠,华丽的视听风格,对情感真挚、狂热的需求都成了它迥异于其他武侠的显著特征。

  风情万种的金镶玉、一身正气的赵怀安、含情脉脉的邱莫言,阴柔邪魅的曹少钦,甚至很多一闪而过的配角也凭借该片走红。www.03631.com

  荒凉的色彩搭配、乌托邦式的大漠客栈、丰富多彩的江湖人物都对后世的武侠电影产生了深刻的影响。

  从去年七月,网络传出刘畊宏参演《汉时关》的消息时,“新派武侠”就一直是这部网大鲜明的标签。

  可惜的是,样子做足了,里子却是满目疮痍,未能拍出新派武侠的豪情,更拍不出徐克般华丽的视听语言。

  《新龙门客栈》四分之一处,风情万种的金镶玉登场,一个侧卧尽显女性之柔美,一言一行又不失蛇蝎的毒辣。

  她处在两种文化的交界处,处在两种文化的三不管地区,展现出了极强的包容性和融合性。

  在文化的冲撞交融地带,它宛若一个乌托邦,江湖儿女、达官贵人、落难商人皆可来此,找到一个心灵的归宿。

  汉胡交界位置,有一个名为汉时关的客栈,大当家刘契为人忠厚,喜交朋友,款待八方来客。

  “没有仇恨,没有恩怨,不问来路,不管胡汉,为得就是给大家在这乱世之中有个避难所”

  导演用胡人将军赤勒和刘契间超越民族的情感、花公子的正统汉文化与西域文化的冲撞来展现这个乌托邦的交融性。

  摧毁这个乌托邦时,影片却脱离了新派武侠的路子,为主角强行增加了“家”与“国”的艰难选择。

  将信使送给胡人,赤勒会保护“汉时关”一方平安,损失的是西域的百姓;保护信使,意味着与胡人开战,用一己之力保护汉时关。

  细想,这样的故事真的存在吗?战争来临,百姓做的不应该是逃亡吗?即便要保护信使,何至于一客栈人悉数遭到屠杀。

  王昌龄的《出塞二首》大气磅礴,短短数字就说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,描绘了战争可怕的摧毁力,是很多读者心中描绘战争的绝句。

  影片以“汉时关”为题,故事以“十三甲士归玉门”为模板,也是有意强调影片的战争属性,表达主创团队心中的家国情怀。

  战争片的家国情怀与新武侠的江湖客栈能不能统一暂且不论,本片中的呈现无疑是失败至极。

  导演既想创造一个远离庙堂之远的江湖,让主角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,又想让这群儿女有着大情怀,要做为国献身之事,迎合某种民族情绪。

  即使用身世、救命之恩等作为支撑主角选择的因素,但两种气质的不搭始终未能得到有效解决。

  很多网络大电影在致敬“新武侠”之路上都走上了邪路,将新武侠具象成了西北荒漠、龙门客栈、风情掌柜。

  如果色彩没有暗合情节的演进、主题的发展、人物的变化、情感的起伏,无论多么浓厚,也不能帮助观众进入故事。